六宫凤华:第七百六十二章 崩塌(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皇陵崩塌,不是吉兆。此事一传开,你这个天子,必会落下不孝恶名。令你父皇蒙羞,令盛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你为天子三载,未见功勋,倒是惹出这等滔天祸事!众人便是不敢明着说,背地里也要耻笑你这个皇帝。天底下的百姓,一人一口吐沫星子,也能淹死你这个天子。

    俞太后利舌如刀。

    建安帝听得冷汗涔涔,不敢抬头:母后息怒!

    俞太后冷冷道:你立刻去皇陵,将此事调查清楚。在最短的时日里修复皇陵!若此事出了差错,你也不必回金銮殿了。直接在皇陵里结庐守孝去!

    建安帝被骂得灰头土脸,连连应是。

    建安帝神色颓唐的出了椒房殿,在殿外站了片刻,不愿去移清殿。便去了东宫。

    往日,每每遇到不顺心之事,每每陷于困境,萧语晗总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后。他也习惯了从温柔的妻子那儿汲取支持理解和温暖。

    可是,这一回,他却失望了。

    萧语晗卧榻养病,并未出来相迎,只打发身边的宫女迎了出来。宫女战战兢兢地行礼:启禀皇上,娘娘说了,病弱之躯不敢见皇上,也免得皇上被过了病气。

    自那一日过后,萧语晗便不肯见他了。

    建安帝心中憋着一团无名怒火,轻哼一声,拂袖离去。

    宫女长长松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内室,轻声回禀:启禀皇后娘娘,皇上已离开了。

    床榻上的萧语晗,面颊苍白消瘦,双目黯然无光。任谁见了,也不会怀疑她告病是托词。

    萧语晗略一点头,声音沙哑:退下吧!本宫一个人待着便可。

    这些时日,萧语晗时常一个人待在寝室里。

    宫女只得应声退下。

    萧语晗静静地躺了许久,然后闭上眼。两滴眼泪自眼角轻巧无声地滑落。

    正如俞太后所言。

    先帝皇陵崩塌,绝非等闲小事。

    若查不出是何人从中作祟捣鬼,很容易被曲解为天子倒行逆施被上苍示警。流言四起,于天子极其不利。

    朝中重臣们人心纷乱,一片惶惶。不过,俱有志一同地赞成建安帝前去皇陵请罪。

    这等时候,建安帝若不前去皇陵,便坐实了不孝的恶名。一朝天子,也担不起这等名声。除了陆阁老李阁老坐镇朝中,其余三品以上的重臣皆伴驾随行。鲁王闽王及年少的安王皆要一并随行。

    另有临江王等宗亲随行。三千御林侍卫护卫伴驾,尹大将军和另外几位武将伴驾,楚将军则留在京中坐镇。

    短短一日之内,将一切安排妥当,众人随建安帝一起奔赴皇陵。

    谁都能猜到,皇陵忽然崩塌,必是有人弄鬼。

    谁都能想到,这一次皇陵之行暗含风险杀机,绝不简单。

    然而,谁也没能真正预料到,皇陵之行闹至天翻地覆的地步。

    一封急报送入蜀王府。

    以谢明曦之城府,在看完急报后,也霍然变了脸色,猛地站起身来。

    孩童最是敏感。原本正咯咯嬉闹的阿萝妍姐儿芸姐儿,同时住了嘴,三个小小的身影凑到了一起。三双黑溜溜的眼睛一起看向谢明曦。

    从玉扶玉也惊觉有异。

    自家主子素有城府,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份密报里到底写了什么,为何会令主子骤然变色?

    娘,胆大的阿萝被亲娘的沉凝面色吓到了,声音比往日娇细得多:你别生气。

    谢明曦抿紧嘴角,无心哄阿萝:阿萝,你和妍姐儿芸姐儿出去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