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旧梦:第六十六章 一生为约(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靖安气冲冲的回了书房,随手扔下大衣,瘫坐在椅子上,见那下属还垂着头站在那儿,顾靖安气闷的摆摆手:怎么,你也站在这儿给添堵不成?

    是是是,属下马上就走,马上就走。那属下忙点着头,疾步出了书房。

    可真是伴君如伴虎,他们这些下属,可都想姚副官的紧。姚副官在的时候,什么事都不用他们操心,凡事都处理的妥妥当当。

    书房里顾靖安也是,看着桌子上的一堆文件,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干脆一扬手全给扫到了地下。怒不可遏的,嘴里连自己也不知道在骂什么,只一昧觉得那些属下什么忙也帮不上,每天给自己找不痛快!

    顾靖安揉了揉眉心,也不禁想:要是阿晟在,肯定能想出应对的法子来。

    傍晚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顾靖安吃过饭换好衣服,便急急的去找陆其华。

    一进门便拽着陆其华的胳膊,把人往自己怀里箍,陆其华见他穿的正式,知道他可能有事,也没躲,只顺着靠在他怀里。

    顾靖安衣服上还带着夜里潮湿的水汽,陆其华的脸贴上感觉凉凉的。

    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好好睡觉,夜里风大,记得关窗。顾靖安嘱咐道。

    陆其华笑了笑,说: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啰嗦。

    顾靖安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这丫头,又嫌弃我!

    哪有!只是我这都睡了十几年的觉了,不也好好的。你偏这般隆重的吩咐,我哪有这么娇弱。

    陆其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从没有人在忙里偷闲的空当里,还专门挤时间跑来跟她说这些小事。

    她终于有些懂了,她们学校国学老师所说的灵魂伴侣和自由恋爱。她想,大抵就是这个样子。

    没有家庭的束缚,也跟利益无关,只是两个人的惺惺相惜。

    那不一样,顾靖安笑着说:以往你怎么过,我不管。可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你既然有了我,我就要让你过的跟以往不一样。免得

    免得什么?陆其华故意问。

    顾靖安气哼哼的说:免得你总记起你那位齐大公子!

    陆其华仰起头望着他,抬手轻轻掐了掐顾靖安的脸颊,说:也对,毕竟以往,我们在一起,都是我照顾他的。

    顾靖安握住她的手,急道:你说什么?他居然让你一个小丫头反过来照顾他?真是混账!

    说完气又涌了上来,恨恨道:当初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一下,都是你,当时非拦着!

    陆其华最怕他说到这个,便帮他理了理衣服领子,说:你不是还有事么?快去啊!听话。

    本来时间也不早了,可顾靖安心里还是堵着,又难得陆其华对他这么温柔。

    便趁机说:那你亲我一下,我便听你的。

    可再不满意,陆其华也只是在心里骂一骂,脸上还堆着讪讪的笑。

    顾靖安只当没看到,陆其华此刻心里怎样编排自己他是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么好心思。

    陆其华在那儿斟酌了半天,最终还是为难的朝顾月点了点头,答应道:嗯,你哥哥他没骗你。的确都听他的。

    顾月听她这么说,脸都变了,她原想的怎么着也是自己哥哥被驯服了吧,怎么还这样。

    看顾靖安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顾月吐了吐舌头不理他了。

    再看陆其华还一直笑呵呵的,顾月拿手指在她头上点了一下,嫌弃道:没出息!

    陆其华也不恼,只是傻笑了几声,还不时的看一眼顾靖安,顾靖安分明觉得她脸上的笑,根本就大有深意!

    顾月原本就是来问行程的,愣是被耽搁了好一阵。

    天下了雪,她才要回去倚在榻上,抱着汤婆子暖着,再赏赏窗外的雪跟腊梅,总好过在这里多余。

    哥哥,顾月坐过去,挤到顾靖安身边,谄媚道:哥哥,我再说一句话就走,绝不打扰你了。你就告诉我,我们几时动身去上海啊?

    顾月往一旁挪了挪,故意问:你这么着急去上海,是有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