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事营:八十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孩子?他的岁数比咱两加起来都大!田申喘着粗气说。

    但是,但是,他看上去就是个孩子呀!山冲声调不减,仍旧紧紧的攥着田申拿刀的手。

    就在两人争吵之间,唤揉着眼睛从行囊里钻了出来。

    两位哥哥这是怎么了?唤的声音也清脆稚嫩。

    他要杀了你!山冲没好气儿的说。

    田申狠狠的疯瞪了他一眼。

    为什么!唤立马困意全无,瞪大眼睛问道:难道,难道是我做错什么了么?

    你说!他做错什么了?!山冲让田申回答。

    田申心中又何尝没有郁结,垂下持剑的手,幽幽的说:你没有做错什么,要说错,就错在你是个仙而现在,圣上要诛仙。

    唤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说道:两位哥哥,我不想死。若死于战场杀敌,我死而无憾,但如此不明不白的去死,我不干!我与大将军有主奴契约,他要杀我,我自然无法违背。但是,恳请你们看在多年共事的份上,帮我求求情吧!

    田申单膝跪地,平视着唤的眼睛,痛苦的说道:这是已非大将军所能左右,圣上心意已决,不是奴死就是主亡。大将军对咱们恩重如山,现在也只能以死报答。

    胄(仙奴名),那胄呢!唤问道,将军府中只有两个仙奴,一个是唤,另一个是胄。

    听了这个问题,田申的神色更加暗淡,道:他已经饮焚仙水自尽了。胄的皮肤如甲胄般坚硬,只能采取自内向外的方式毁灭自己的躯体。想到胄最后的惨状,田申心下戚戚。

    听了这个消息,唤也怔怔的不知所措。田申又悄悄的握紧了剑柄,柔声对唤说道:别怕,哥哥保证不会让你痛苦,很快就

    没等田申话说完,就被山冲一把拽了起来。

    不能杀他,咱们为什么要听从那个狗屁旨意!大将军早就应该结束这种忍气吞声的日子了!山冲口无遮拦的说道。

    见山冲说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深怕他的鲁莽连累了大将军,田申抬手就给了山冲一巴掌。

    山冲捂着脸,二话不说一头冲向田申,田申手中的剑被撞落,接着两人就打做一团。

    兄弟打架自然不会用武器,也不会下狠招,就只是如街头小儿一样,翻来滚去的肉搏角力,以此来释放心中那化解不开的怨气与怒气。

    啧啧啧,两位副将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打架?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田申和山冲听了赶紧收了手,灰头土脸的站了起来。

    池畔繁花似锦,池水微波荡漾,空气中弥散着湿润的芳香。

    管家老李将王倪祐的轮椅推到池边,水下一个修长的影子迅速的潜游了过来。

    律猛地将上半身探出水面,**的身体在水珠的涂抹下熠熠生光。

    祐儿,今天可好些了?律关切的问。

    虽然王倪祐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人,而律看上去只不过二十六、七,但其实,律是王倪祐父亲传下来的仙奴,可以说是从出生到现在,一路看着王倪祐长大的,所以不管王倪祐已是何等苍老样貌,他都会如父如兄般的叫他祐儿。

    王倪祐撇了撇嘴,孩子似的撒娇道:我现在这样,还能好到哪儿去。

    律抬头将湿漉漉的长发盘在脑后,展露出灿烂的笑容,张开双臂说道:来,下来玩儿会儿,我带你潜水,就象小时候一样。

    王倪祐摇摇头说:今天不想玩水,今天想听那首《雨打芭蕉》。

    《雨打芭蕉》?律有些惊讶,那还是在王倪祐小的时候,一心想吹好笛子,但总也吹不好。律特地谱了这首合奏的曲子,帮着小王倪祐提高吹奏技巧。现在,王倪祐四肢瘫痪,当然也无法吹笛子,难道是要律独自一人演奏?

    王倪祐看了一眼管家老李,说道:老李也会吹这首曲子,让他替我跟你合奏吧。

    律愉快的点点头,老李拿出一把玉笛,放在唇边。

    律游回到水池中央,用手轻划水面,沿着划出的那一圈涟漪水流反向向上,变成了一圈水珠琴弦。

    律开始弹奏,老李也开始吹奏。

    曲调欢快俏皮,笛子的旋律相对简单,但是主角,水琴弦的旋律虽然复杂,但始终在配合辅助笛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