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我秦时: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夜(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卫庄扯下他头戴的兜帽,露出后脖颈来,上面有一只黑色的蜘蛛纹身栩栩如生。

    卫庄忽然明了了一些,不光是我们,你要做的事,连他们也要瞒过去吗?    现在回去的话,说不定还能捉住他的尾巴哦。

    卫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道我这位师哥一向喜欢后发制人,这次难得叫他抢到先手。

强与之争,是下下之策。

    那怎么办。

    卫庄转头往城南望去既然错过了一场好戏,就不要错过另一场。

    城南这边,赵伍觉得他这一场戏快要唱不下去了,这帮花了八百多两请过来的群演,一个个的都太不给面子了,你都转了场了,怎么一句二句都还记挂着上一场的台词,非得杀了盖聂才能甘心。

    咱们也不说别的。

赵侠要杀盖聂,去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要跟剑圣扯到一块儿?别人也就算了,赵侠,别的不说,你连剑都没有一把,当什么剑圣?    赵伍打量了一下说话的家伙,是一个浓眉阔眼,毛发旺盛的中年男人,尤其是这春天里了,这家伙还穿着毛皮大衣,头上戴着个狗熊皮的帽子,也不怕热死个球的了。

    你瞅啥?这个狗熊大汉许是受不了赵伍注视的目光,忍不住先骂了起来,要干我?赵伍还没答话了,身后面突然响起了两道声音,异口同声道俺们可不答应。

    赵伍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大晚上的还以为遇见鬼了呢,这三人模样上长得一模一样,实话讲,毛发旺盛成这样,就算不一样也没什么区别了,最重要的,这仨人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看得赵伍都很纠结,你们仨是兄弟可以理解,问题是你们打的狗熊也是三胞胎吗?    赵伍看这三人站位,分明事先做好了夹击的打算,只不过脾气有些暴躁,大会还没有开始,一句话就全给炸了出来。

    寂静的夜晚,沉默的都城,皎皎的月色,盖不住的,是那颗杀戮的心。

    阴沉昏暗的巷道间,不时便能听到一阵迅疾的脚步声,那个人身披黑衣,此刻就像一道黑色的游鱼,狡猾地游走在蓟城的大街小巷里,没有一个人能捉住他。

    忽然间,天空落下了一道闪电,嚣张而狂野,好像鲨鱼张开了大口,再敏捷的身手,在它的面前都是枉然。

    黑衣人自然不只是任人宰割的小虾米,他也有它的凶器,冷哼一声,从罩袍里抽出一把剑来,两把剑在半空中相交,溅起阵阵的火星,黑衣人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就在这一瞬间,他没有看见,一只手搭上了那把剑,鲨齿张开了嘴咬住了那把剑,剑尖刺进了他的胸膛。

    黑衣人一声不哼的倒下了,胸口像一朵盛开的花。

卫庄持剑站在他的身旁,剑身的血还滴滴答答往下落,他却皱着眉头,显然很不开心。

    果然不是他嘛,很简单的计谋。

赤练走着猫步,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确实,卫庄大人居然会中计。

    卫庄望着那具仆倒在地上的尸体,眉头皱得更紧了,只是感慨道李代桃僵,真不像是他的为人呐!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本来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卫庄却并不满意这个答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男人骨子里是多么的傲气,又是多么的难以改变。

想到这里,他俯下了身子,开始仔细地打量起这个剑下亡魂来了。

    刚死掉的人大概齐都是一样的,尤其是这个还冒着热气儿的,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要竭尽全力看清这个夺走他生命的人。

但是卫庄绝对没有要让他死也瞑目的觉悟,只是伸出手来,把他翻了个面,就像农家的主妇给烙的大饼翻面一样自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