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阿尔萨斯:吉尔尼斯之战 1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希尔瓦娜斯不断的宽慰着,而这个时候感动的她不得不自己向吉安娜阐述了自己的遭遇。

    可我已经被贼人侮辱,寻死的时候是殿下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只求自己能够为殿下的意志尽一份力量,其他别无所求。

    姐姐吉安娜听到这里甚是惊讶,是的,她未尝想过她会有这样的境遇。你们不是一起的吗?玛尔兰姐姐怎么会?难道我们军队中有混蛋?吉安娜通骂道,而这样语句不禁让我感到一丝寒意。

    是我违抗了殿下的命令,私自离开部队的

    那你们捉到那些人了吗?

    都杀了这件事没外人知道。希尔瓦娜斯叹息了一声,解释着,在外表上看好像很惋惜她的遭遇是的,现在我最好沉默,毕竟多说一些,就可能是欺骗吉安娜了。

    恩,也只能这样了,那阿尔萨斯,但是姐姐既然这样,那你更应该给她安慰。

    不,吉安娜殿下。您不要在说了,我能得到您的体谅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真的将我们摆在风尖浪口上,我们都不会好过的,还不如我在暗地里当你们的影子,更能帮助殿下。

    谢谢你玛尔兰,虽然这样,但我不会忘记你的我坦言道,也并没有去反驳玛尔兰的意志

    但你这样就苦了玛尔兰姐姐了。吉安娜向我叹息道,看着事情没人在说什么,她也不在坚持自己的意见

    没事,我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玛尔兰平静的回答着,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像吉安娜说的那样向他负责。于是我将玛尔兰揽入怀中,而此刻的她也已经不在向昨日那样对我抵触,或者不自然,而是显得很期待和珍惜,是的,她知道这样的日子并不会很多

    我明白,在我们白银之手彻底将黑暗魔法在他们体内清除后,你便去统御狼人,教导他们要像是圣骑士一样对待我们洛丹伦的子民,那样才能让他们很快融入到我们的社会,而且你也知道我对他们是报以厚望的,自然也多会去那里。

    我们没在谈论太多,就各自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因为吉安娜最好不要以健康的状态见人,所以就让她将这里的消息告诉她的父亲,并让他准备好粮食救济现在的吉尔尼斯人民。

    其他人则是各自处理着一些琐事,比如简单修复战争破坏的基础设施,以及安抚伤员和解决狼人和吉尔尼斯人的矛盾,虽然经历了这场战斗无法让他们立刻缓和关系,但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听说了狼人全都出身吉尔尼斯四周的郊外城邦和城镇,因为身前身世缘故,他们和其他地方还都很友好,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破坏的行为。

    而且鉴于现在的情况,我想吉尔尼斯中央和地方也应该有一些见不得人的矛盾,或许其他城邦应该更好收复,尤其是当库尔提拉斯的补给到的时候。

    同样罗宁说要将消息传给我们后方,相信这里的消息已经在洛丹伦和乌瑟尔那里传开了,知道我们这些人收复了整个吉尔尼斯后一定也会做一些准备。

    我心里也不知道他们得到消息之后会是什么状态,或许会为我高兴,高兴我能做出这样的功绩,再或许他们会为我擅作主张杀掉灰鬓而迁怒于我,当然我最担心的还是这件事对于各个国家的影响,就如暴风城和激流堡。无论怎么说,新的格局已经形成,至于今后会有什么样的关系,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如果不触动到暴风城和激流堡,那是不可能的。或许到了新的威胁出现之后,他们才会懂得我这样做的意义,但是那天又将会是何时呢。

    我没有在去管灰鬓的尸首,而是立刻去吉安娜那里。在路上虽然自己十分担心吉安娜现在的情况,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比如伙伴们的神色,要不继续在冷冷的看着已故的吉尔尼斯国王,要不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安抚狼人和吉尔尼斯士兵,谁都没表现出任何关心吉安娜的伤势。

    还有那个偷袭吉安娜的法师,如果他潜行到吉安娜和罗宁一起都发觉不到,那他的水平起码和他们俩是一个线上的。为何他一招就击败了吉安娜,却反被罗宁瞬间击败,还没有尸首出现,而且那个人应该知道我是幕后黑手,为何不对我下手,难道是让灰鬓代劳?可灰鬓明明是拿我做人质的,而且他自己也很有机会直接向我动手。

    再次,希尔瓦娜斯来了之后立刻安慰我说吉安娜没事以后就带她出去了,甚至根本没查看她的伤势这实在有些蹊跷。

    或许这些疑点都可以怀疑真正攻击吉安娜的是我们的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熟悉的人,现在想想,与其说他是传送过来的,我更觉得他像是一开始就隐身在我的身边,以前和他一起经历过很多这样暗地里偷窥的事情,不会错的。

    罗宁,你给我过来!我回头找到了自己最信任的法师顾问,怒吼着。而在我目视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就在我身边,而且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就在这里,殿下您不去查看吉安娜的伤势吗?

    那个伤到吉安娜的法师现在在哪里。还有你怎么私下里就尊称我了。我带着斥责声问道,对此他无言以对。

    你居然知道了,那我也不能隐瞒什么了,不过假戏真做,那还是配合一下,我们先去查看一下她的‘伤势’吧。

    难道你下手重了?

    我要是真的失手,那我也不会再这里的罗宁难堪的解释着,而为了结束他这样的无奈的被动,他还是示意我去找吉安娜。我想她会亲自告诉您经过的。

    我想我已经猜到了,她安排了你们大家,而仅仅是我却蒙在鼓里。

    这是您的猜测,我可什么也没说。

    我们没在谈论这个,而是一起去看吉安娜,确实我也没什么好指责罗宁的,虽然他们背着我做了这些,但就结果来看也正是我想要的。

    阿尔萨斯,你不会为吉安娜的擅作主张生气吧。

    罗宁不解的问着,这不禁让我感到一些奇怪,是的,我不认为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对此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些基本点。

    当然不,无论她安排了你或者你们做什么,不必向我请示错与对,甚至也不用主动告诉我。

    果然你们是相互感应的我还怀疑这件事情是你的安排

    这做的很对,这样也彻底查清楚了这里边到底有多少是灰鬓的死党,也省的我们在去专门精力去排查。我感觉罗宁问这些问题有些奇怪,这个时候才想到会是什么原因,那就是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感到有些心灰,对此我必须要宽慰他。罗宁,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之一,我希望有些事情是获得你支持的,虽然我知道有些事情和你的意愿相违背,但我认为我将吉尔尼斯划归我们没有什么错,因为到新的威胁出现的时候灰鬓肯定不会起到正面作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