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魔王信徒:第八章 我顺手又把主角写死了——话说为什么是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瓦利还知道,个人的实力无论再怎样的强大,都很难与对方抗衡,哪怕是世界之子,毕竟对方是一个组织,而且每个都不会比你差。

    瓦利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轻声说:艾莉,闭上眼睛。

    艾莉希雅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所以他没有看见搂着自己的男人消失的模样。

    身体一点一点虚化,就如同每一次死亡,只不过与以往不同,瓦利这次是自杀。

    随着瓦利一点一点的消散,这个世界逐渐的与艾莉希雅契合,原主人的死亡并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任何的哀伤,反倒是喜悦的圣歌从世界的每一寸角落响起,欢迎着自己的新主人。

    瓦利却半点没有被踹开的忧伤,反倒是很高兴。他整个人化作金色的光粒子,从四肢开始,当造物主权限离开了他的身体,那么他的形态便无法再继续维持下去。

    艾莉希雅感受到搂住自己的人正在远离自己,身体在微微颤抖,像是在恐惧。她不敢睁开眼睛,害怕所感受到的会变成真实,但是瓦利真的在远离,他的气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艾莉希雅终于没有忍住睁开了双眼,对上了那从见面之后就温柔如旧的黑色双眸。

    瓦利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就如同曾经那无数次的飞蛾扑火一般:艾莉,乖乖等我哦,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着,他轻轻在艾莉希雅的额头落下一吻。

    艾莉希雅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他没有看见,瓦利那一如既往温柔的眼底,那一抹从见到她第一眼,就化不开的哀伤。

    就要消散,瓦利不舍的移开了看着艾莉希雅的视线,他眺望东方,眼神冷漠。

    瓦利终于全部消散,这也代表着这个神国所有的造物主权限的自由,那些沾染了瓦利气息的金色光粒开始涌入艾莉希雅的身体,加深她对于这个世界的关系。

    艾莉希雅跌坐下去,却没哭,傻傻的笑了。

    逆着难民一路向北的某人感受着某个气息的消散抬起头,遥望着大陆的西方,似乎隐约和某人的视线对撞,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轻蔑。

    他低声说道:拿别人妻儿老小威胁人的人渣,死了最好!

    说着,抬着头,目光坚定,毫不迟疑的继续向北。

    只是脚下的速度,快了许多。

    天空一如既往的阴霾,空气一如既往的腐朽,小屋一如既往的破旧。

    除了一如既往哭嚎般的风声之外,整个墓地也一如既往的死寂。

    也是,要是墓地不是一片死寂那还完事了,不管是诈尸还是有人坟头蹦迪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一切一如既往,大概就是最好的事情吧。

    守墓人的离去似乎带走了这片墓园最后的生机,这座本就阴暗的墓地之中显得更加沉寂,就连鬼哭狼嚎一般的风声都会有段时间停歇,就跟吼累了一样。

    顺着那条蓝图曾经走过却没有走完的路一直走下去,一直到接近终点的地方,会有一个崭新的墓碑,让人怀疑这人刚埋下去没几分钟。

    墓碑上面的字书写着下面埋着的片刻过往:

    瓦利·路西法,卡洛世界世界之子,七罪魔王之傲慢魔王,不死君王,死于位面沉降。

    这是瓦利的坟墓,他就埋在这里。

    突然,这座坟动了,从下面伸出来了一只手臂。

    怎、怎么了?

    恐高的艾莉希雅本来正闭着眼睛缩在瓦利的怀中瑟瑟发抖,听到瓦利突然喊自己的名字,连忙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艾莉希雅对上的是一双温柔的仿佛一如既往的眼睛,还有那并不算多帅的脸上勾起的一抹笑意。

    瓦利认真的看着艾莉希雅说:艾莉,感受到了吗?

    艾莉希雅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瓦利话里面的意思,一时间甚至无视了瓦利揽在她腰上面不怎么老实的手。

    艾莉希雅突然放开感知,神识一瞬间铺遍了这个世界,如一张巨大的网,网罗了这片神国的每一寸土地。

    然后艾莉希雅在这个偌大的神国之中,感知到了瓦利的气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