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司捕快:第七十三章 谋而后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看来,柳忘祖很有可能就是相柳的后代!

    酆瑾瑜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柳忘祖只知道自己祖先被封印的地方,但是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众神建造的镇魔台,所以它一开始可能是想来这里获取相柳的力量,结果被镇魔台镇压。

    结合柳忘祖的名字来看,很可能柳忘祖一开始并不承认自己的祖先是相柳,即便在成为怨鬼后,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获取相柳的力量。直到后来被逼急了,这才逃到这里。之所以没有说话,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酆瑾瑜仔细推敲后,发现自己的假设居然很合理。

    那么,解决柳忘祖的关键应该就是那座镇压妖魔的镇魔台了。

    接到任务书的那一刻,考核便已经开始。

    阴捕司给的时间长达一年,毕竟这个考核本身便很不合理。

    不过酆瑾瑜也不是喜欢抱怨的人,他拿到任务书之后,就开始制定完整、可行的计划。

    随任务书送来的还有阴捕司关于柳忘祖的情报,只不过,酆瑾瑜感觉这些情报没什么用,因为上面只有短短两句话:拥有上古凶物血脉;生前为一蛇妖。

    阴捕司的情报来源于阴间,按理说,不应该存在这样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情报。对此,张初元也表示不知为何。

    没办法,即使如此,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阴捕司的两个情报基本上没什么用,柳忘祖已经变成怨鬼,除了记忆,生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血脉什么的更不可能对魂体有什么加成。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两个情报和没给一样。

    酆瑾瑜之前在大三寒假时和区阳岚抓过一只怨鬼,好歹有一些经验。

    怨鬼的力量源泉是怨气,一旦怨鬼不在有怨恨,那么就会变成正常的魂体,进入阴间轮回。所以在面对强大的怨鬼时,阴捕们通常会先查明怨鬼的来历,再想办法消除其怨恨。

    这个办法是一千年前的一位阴捕所提出来,并加以验证,所以柳忘祖第一次被捕时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

    也正因为如此,想要柳忘祖配合他们消除怨气是不可能的了。第一次见到柳忘祖时张初元就验证了这一点。

    那么就只剩下两条路:一是在柳忘祖不配合的情况下消除他的怨气;二是硬刚。

    酆瑾瑜认为,在只有他和白薇柔的情况下,第一条路要比第二条靠谱得多。所以,他觉得主要围绕这方面来制定计划。

    首先肯定得先查明柳忘祖的死因。

    酆瑾瑜专门申请借阅了柳忘祖第一次被捕时的卷宗。

    根据卷宗记载,当时之所以能抓住柳忘祖,除了阴捕数量众多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它不知为何突然被压制住了。

    酆瑾瑜明白,完成这个考核任务的突破口,一定就在于搞清楚柳忘祖为什么会突然被压制住。

    为此,酆瑾瑜仔仔细细的将卷宗看了好几遍,希望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白薇柔也没有闲着,她老爸白去阴的见识广,也许会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所以她去找她老爸去了。

    三天过去,酆瑾瑜将卷宗上他认为可能的线索全部写在纸上,密密麻麻的足足写了十张。从天气变化到地理位置,从日期到阴捕们的身份,毫不夸张的说,酆瑾瑜现在是除了参与的对象之外最熟悉柳忘祖被抓捕一事的人。

    白薇柔带着一些情报回来。

    考虑到当时也有不少阴捕是灵魂出窍的状态,并且没有收到压制,可以判断受影响的只有柳忘祖。也就是说,这是针对单独个体的压制。

    白去阴认为,能够产生针对单个魂体的压制的原因,只可能是类似于天敌或者种族共主的气息。

    酆瑾瑜按照白去阴的说法,认真进行分析,锁定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线索。

    据卷宗记载,当时柳忘祖在众阴捕的围追堵截之下,一路向昆仑山北边逃去。就在它到达昆仑山北边一个坑洞附近时,却突然被压制在地,动弹不得。

    柳忘祖当时似乎很错愕,但是什么也没说。阴捕们也对那片地方搜查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也就不了了之。

    现在看来,那片地方一定有什么不易被发现的特别之处。

    有了线索,酆瑾瑜当即带着白薇柔前去查探。

    调查了十多天,酆瑾瑜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这让他有点沮丧,毕竟这是目前已知的唯一线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