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69-73完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刚开始孩子生下来时,他临场退却,害怕孩子不是他的,后来亲眼看到闺女胳膊上的梅花痣,他就确定了,这样的梅花痣他胳膊上也有,完全不用作亲子鉴定就可以确认这姑娘是他的血脉。

    可欧扬有白纸黑字的亲子鉴定,明明确确地写了DNA比对结果和他百分之八十相似,杜慕清那个傻X给他白养孩子还一副高兴得上青天的鸟样,他实在是看不惯,要不是陆赛男接受杜慕清财产馈赠,他早就将杜慕清扫地出门了。但眼前这些都不重要,陆赛男最近很少回家,一直在策划公司的事,即使他们现在在也门、摩洛哥各地拥有各自的石油生意,她还是在国内按部就班地进行传媒公司扩张,同时大刀阔斧地在日内瓦新建了办事处,完全进化成职场女王,扔下他们很少,极少回家,最杯具的是听说秦桥时常会找她,让他有种很深的危机感。

    陆鹿在卧室自在地打游戏,他当然不会告诉欧扬和杜慕清自家姐姐的归程在今晚,他可是记得他们殴打他时,下手多狠,所以早晨接了姐姐电话后就一声不吭地闷在卧室,哼,让他们干着急去。

    陆鹿想,无论她是嫁娶,或者留居家中,再或远出磨砺,不管她高兴也好,悲伤也好,失望也好,那全是她自己的事,只要一路上有她陪伴,哪怕是风霜雨雪、荆棘遍地,一路回味下来也未尝不算是一种风雨无阻之美。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近四个月的追文和一直以来对如水的宽容,至此,《仙人掌》正文部分完结,之后两天内会在番外悄悄放一次NP的R,交代后续情节

    PS:终于完结啦,撒花!

    ——新坑《涩女时代》,一听名字就能预测到内容,你们懂的。不过要在九月一号那天发,拜托大家移驾到作者专栏按一下【收藏作者】,以后咱们江湖相见不相忘!(╯3╰)

    73、爱的教育

    作者有话要说:阿弥陀佛,未成年止步,卫道人士止步,雷死你不偿命,还差一章H,十号之前补齐。

    Orz每次写H时我就悔恨,为什么么我一时手贱要把女主起名叫陆赛男?下笔写OOXX正兴奋只要想到陆赛男这个名字我感觉就像在写耽美。

    囧,天知道我看过的耽美连三本都不到啊!!可膈应死我了,浑身不舒服。

    我喜欢的几个作者都开新文了,我还原地踏步,真急死我了,ORZ,对不起,各位宝贝,我是个立场不坚定的倒霉作者,还有啊,晋江文学城有放出消息说会面临新一波和谐大军,在和谐名词上我惊恐地看到寂寞抚M脱掉X部这些词都要被口口掉,所以如果有宝贝会用那个什么软件把喜欢的R截下来自己保存,那就更好啦,谁也说不定仙人掌什么时候又被和谐,这文前后被发了至少五次黄牌通知,我也改了五六遍,停更一段时间,失去一些读者同时也失去管理员关注,我才敢在三十三和三十五章重新写了更激烈的R,所以过段时间新一轮和谐大军入侵晋江文学城时,我直接拿省略号凑被和谐的字数,真不想再改了,改得我都要反胃了。

    叩拜各位,如水是个又懒又蠢的作者,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宽容和鼓励,还有写信到邮箱催更的MM,再次感谢O(∩_∩)O我爱你们,MM。

    杜慕清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是全世界最漂亮最可爱最让他惊艳的乖女孩,要不然就不会有小乖、小宝贝、小可爱、小心肝类似的R名,松松卷卷的蓬松长发,亮如黑绸,即使不用化妆,浓密纤长的睫毛也会在她脸颊上留下浓重的Y影。整个人看起来清纯而迷人,像丹麦童话故事书中罕见极光孕育而生的J灵,尤其是她欢喜地玩他领带节,喊他爸爸时的模样,总让他内心燃起一阵狂喜,可就是这么个迷人的小家伙像无尾熊似的整天粘着他,好几次坏了他好事。

    晚上,看到陆赛男在浴室准备洗澡,他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搂着她腰肢,柔情蜜意的亲吻。这时小家伙突然出现,穿着纯白蓬松裙,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

    两人像被发现做坏事似的立即分开。

    杜慕清脸上堆着笑,抱起女儿,轻声细气的哄着她:爸爸妈妈要洗澡,小雨乖乖去睡觉好吗?

    小雨也要洗澡。

    杜慕清一脸黑线,义正言辞地拒绝:不行!

    为什么?小雨可以帮爸爸搓背,爸爸也可以帮小雨搓背。陆小雨说着将软软柔柔的身子贴上去撒娇

    爸爸给小雨搓背,谁帮妈妈搓背哦?小雨不疼妈妈了?乖乖去外婆家找哥哥玩,哥哥买了好几只新款的机器人,还有小雨最喜欢的遥控直升机,再找舅舅骑白马杜慕清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小公主说服回房间,反锁了浴室门,冲陆赛男笑得荡漾。

    两个孩子年纪不小,睡一个房间也不太好,下次找个时间帮他们重新定制卧房。

    知道了,老婆。杜慕清捉着她双臂,拉到紧贴墙面的位置,对着她的双唇堵上去,语气迷迷糊糊地说:欧扬他们到摩洛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小公主被佣人带走,待会儿你叫得再大声也没关系,越大声我越喜欢。说着,手指挑开腰带,脱*掉浴袍,露出X前两团软软的松雪,头贴上去,大口吞咽。

    她半闭眼睛承受热切的舔吻,X前被口水淋湿了,顶端俏生生挺立的红蕊被他掳到口中咂吮,X口的呼吸渐渐失去平稳,半眯着眼:别在我身上留下痕迹。

    遵命,女王陛下。杜慕清爽快地抱起她,放到马桶上,握住她细滑的双膝,缓缓往外掰,将两条腿分开到最大位置,视线由上往下细心地巡视着她身体的每一寸,炙热的目光直勾勾地紧盯着腿G处的秘密花园,仿佛在用目光要眼前这只美味的猎物。

    腿G处的花蕊在他炙热的目光注视下微微颤抖,娇嫩的花蕊分泌出透明的汁Y,真可爱,杜慕清无声地笑了笑,他连碰都没碰呢,她就湿了。

    她看到他嘴角浮现的笑容,心里有些赌气,用两只手掩盖住不给他看。

    可惜临门一脚由不得她拒绝,杜慕清扯掉身上碍事的浴袍,不顾她羞涩得脸红的面庞,一只手罩着那团松雪轻轻柔柔的捏起来,拇指压着顶端的红果摩挲转圈,直到敏感的红果变得坚硬才放开,再往下看,她的手还是遮住那片浅浅的纯色,于是他说:有什么好害羞好生气的?我们做的是夫妻间最亲密的事。

    果然见她听话地挪开了手。

    他的手指缓缓地沿着娇艳花蕊的四周细细描绘,好像在临摹花蕾盛开时的形状,又好像在把玩花朵上的花瓣,手指连细微敏感的颗粒都按摩到了,让她难耐地颤抖,臀部无法控制地摆动着,口中溢出:啊——地一声娇吟。

    他略显冰冷的手指倏地毫无预警穿过层层花瓣抵到深处的位置。

    不要再进去了他眼红地看着沉入她体内的整截手指,紧!真紧!吸得好紧!

    他狠下心,送入第二G指头扩张,另一只手挪到她小腹的位置,压制着她不断摆动的腰肢。

    呜刚进去动作就很剧烈,她又很长时间没经历房事,而他在房事上一贯的主张就是戴着温情脉脉的面具实行快、狠、准的捕猎政策。

    第三G手指进入的时候,狭窄的香道被撑得裂开,整个人的感觉极其不舒服,好像第一次一样,额头冒着汗,脸也有些苍白,于是杜慕清开始放慢节奏,缓缓地抽*动手指,慢慢地退到体外,再细心地看着她脸上表情,缓缓送入,慢慢抽出,带出了点点透明汁Y流到掌心,他勾唇,冲她笑,非常情*色地放到他嘴边,伸出舌头吸吮干净,这个画面刺激得她身体发热,本能地有了生理反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