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武祖:第23章 王林愤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几个呼吸后,苏鸣运转《锻体决》第二重,乘着对方出剑的间隙,一拳轰在了老王的左侧腹部。

    噗!老王吐了一口血水,左手死死的捂着腹,半个黑色的面巾下也看的出对方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

    几息后,扑通一声倒下了。

    这一声将不远处的王林吓的够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了,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飞鹰斩,顾名思义,跃起在空中如同锁定猎物的苍鹰,而后,一个下落,迅速的攻击目标,蚕食猎物,这招武技也是从中演化而来。

    王林跃起在空中而后突然往前下坠,双臂在空中交叉,而后用力一划,如同一个巨大的剪刀在裁剪,两臂一挥,两道寒光交叉,如同几个大叉飞向苏鸣。

    苏鸣大惊,但没有慌乱,第一重《锻体决》看起来已经防御不了这招了。情急之下,苏鸣全身银色光芒消失,《锻体决》第二重走!

    集中丹田内三分之二的灵气聚集在右手五根股指,剩下的三分之一灵气汇聚在双足之下。

    电光火石之间,苏鸣一个侧身,避开一道寒芒,而后右手一把往寒光底部握去。

    另外两对厮杀已经停息战斗,都往苏鸣这边看来。这一幕,很诡异,也很不可思议。

    苏鸣居然用右手侧身握住了王林左手上的寒铁剑。王林刚刚落定,还没来不及反应,苏鸣乘机右手一拉,王林来不及松手,猝不及防,寒铁剑就这样被苏鸣夺走。

    从王林跃起进攻,到苏鸣夺走寒铁剑,整个过程不足五个呼吸。

    苏鸣往后退了两步,左手抓住剑柄,转悠一圈,仔细打量眼前这把号称凡阶中品的一尺寒铁剑,剑的顶端被苏鸣右手抓过,除了留下几个指纹意外,没有出现任何的裂痕和破损。

    不错,这把剑还可以,我就勉强用着吧!苏鸣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收入纳戒,脸上毫无波动。

    你该死!王林气的眼都红了,这把寒铁剑可是当初自己软磨硬泡才向宗主讨到的,为了这两把剑,王林可是不惜和多位宗门弟子反目,甚至大打出手。

    哈哈,王林突然大笑起来,苏鸣一怔,这王林一惊一乍难道说脑袋受刺激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丹田应该没有多少灵气了吧!

    苏鸣闻言,赶紧内视丹田,一看,有些心慌了,王林说的没错,《锻体决》第二式自己虽只是掌握一点点,可消耗灵气那可是惊人的。

    苏鸣的脸色被王林看在眼里,随即冷哼一声,阴沉道:我要把你一刀一刀的碾碎,剁成肉酱喂鱼。声音尖锐,使人不寒而栗。

    不远处的萧凡一听,暗道大事不妙,赶紧给张成使了一个眼色。张成的对手是彭鑫,本就不是张成的对手,奈何一直防御,张成也一下杀不死对方。

    萧凡的眼神张成瞬间就明白了,猛然间一个大吼,彭鑫吓了一跳;随后张成发疯般的攻向彭鑫。

    长戟如同出海的蛟龙,翻滚异常,彭鑫一把长剑长时间防御之下竟然出现裂痕,三息后,长剑再也承受不住,咔擦一声,竟然裂成两半。

    彭鑫瞬间那肥嘟嘟的脸白的像一张纸。面对张成不断的进攻,只好用半截剑防御,边打边后退。

    张师兄,饶命,我也是迫不得已。情急之下彭鑫开始求饶。

    张成脸色平淡,眼神毫无波澜,三招后,长戟刺穿彭鑫的心脏。彭鑫吐出一口血水之后,扑通一声一头栽下,旋即没了动静。

    苏鸣余光看到这一幕,暗赞张成的心性不错,不受外力干扰,从容、冷静,简直有杀手的潜质。

    张成长戟从彭鑫的胸前拔出,三步就来到苏鸣的身后。

    苏鸣心中一暖,声说了一句多谢。

    张成嘴角挂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王林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撇了一眼屋中二人,发现他们毫无反应,心里暗骂:老子都要快死了,还不来啊就我们,仗着自己级别高,摆什么谱!

    不过也只能心里骂骂,嘴上却不敢说,只得向一旁的黑衣人频频使眼色。

    黑衣人姓王,姑且叫老王吧,中年人,此刻心里也是暗暗叫苦,他的级别是喊不动屋中二人的,萧凡虽不是宗主的弟子,可实力却不弱,看起来和王林也不相上下。

    王林见老王和萧凡久久分不出胜负,心里也是暗暗焦急,一个苏鸣也就使人意外了,这萧凡真是深藏不露,以前在宗门怎么没见过他有这般实力?

    突然间王林想到了什么,惊讶道:萧凡,你不仅是大长老的弟子,还是副宗主的之子。

    这一问,苏鸣没什么,身旁的张成确实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副宗主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传闻是天行宗实力第一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