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少勾妻上瘾:第66章 酒会珠心也去(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殷以霆刚一靠近,感觉到什么的,千悦就闭着眼睛,喊道:疼

    动作一顿,殷以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果然有问题!他都没还没碰到,这样也能疼?是他有特意功能能隔空打牛还是她神了?

    终于,他下手了,果然不出所料,他碰哪儿,她都喊‘疼’!真疼假疼,他不确定,不想让他碰,那绝对铁铁的!

    确定没有‘刀口’的疤痕,殷以霆才终于放下了心:且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单是那对美的变态追求,他就接受无能!

    收回手,轻抱着她,殷以霆突然道:

    既然哪儿都疼,看来问题挺严重的!应该是乳癌,明天我就找专业医生,给你全切了,先保住你的小命要紧!还号称全市最好的医院?什么鬼市医?连这么严重的问题都检查不出来,明天,我先找人拆了他的牌子!

    他说得煞有其事,一脸的认真,粗粝的指腹还状似安抚地摩挲在她披散的秀发上,瞬间,千悦却僵了,爬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公?我我我就是有些涨不是疼!

    恩,那更严重,看来已经积水了!绝对是重症表现,我认识个专业的医生,不用检查,明天可以直接安排手术!

    啊?老公,你说真的?

    千悦慌乱地一起身,殷以霆一个吻将她又压了回去:你说得不是真的?

    抬手在她腰侧拍了一掌,殷以霆怒道:还不给我说实话!

    完了,被发现了!

    瞬间,千悦就觉悟了,难堪得不要不要的,竟抓起头发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瞬间被逗乐了,殷以霆却还是板着脸道:为什么撒谎?

    这女人,真是,连这种事,都能让他想忘都忘不了!因为不能碰,他只是惦记了好久!

    咬了半天的唇瓣,千悦突然道:老公,你是不是特别恩,喜欢这里,大的?

    说着,她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小÷说◎网 】,♂小÷说◎网 】

    殷以霆的一句话,也算是当着她的面澄清了误会,身涉其中的两个女人,自然都听得明白,却完全是两种心情,一个高兴,一个酸涩。如此清晰的在乎与生疏:珠心感觉到了,却是有苦难言!

    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再说,也没久留,找了个借口,别离开了,僻静无人的小路上,她却一个人,走了许久许久,连响个不停的电话,都没去碰触。

    回到家,千悦便是撒开了欢。孩子一般,抱着一角的熊娃娃,亲昵地蹭了半天,一边,帮忙收拾的佣人却都禁不住笑出声来:

    嘻嘻自从千悦进了门,这个家,真得有生机多了!

    有时候,女人真的比孩子还孩子!可也因为这样的娇俏,越发动人的美丽,像是一个懂事的大宠物,愉悦着每个主人!

    脸色一红,千悦状似不高兴地,警告一般,抬手一一点了点憋笑的佣人:居然还敢笑她?

    见状,殷以霆也不禁眯起了眸子,早知道你这么喜欢,就该给你带去医院!

    一个布娃娃女人的世界,当真是不能理解!可看她笑,仿佛这个世界都灿烂了!看来,他还是不够了解她啊!他不知道,让她开心的,不只是个娃娃,更重要的是,这个家!

    度过了美丽的一天,吃过了晚餐,殷以霆跟殷俊凯进了书房,千悦便早早回了房间。

    病了一段时间,她的工作也积累了不少,冲了个澡,她便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殷以霆进门的时候,就见千悦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地,不知道忙着什么。抽过睡衣,他却转进了浴室。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千悦却已经阖上了电脑,却在一边打电话,讨论着什么。

    瞄着窗边细长的身影,殷以霆的目光不自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几秒:怎么感觉,她比他还忙。

    果然,等千悦再回身,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简单地整理了下,千悦也已经累得趴趴的,打着哈欠就爬上了床,躺下,刚拉过被子,一道黑影却覆了上来,瞬间将她的瞌睡虫吓跑得一干二净:

    对上他的眼神,千悦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当即可怜兮兮地将被子往上扯了扯:老公,我还是病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