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是大帝:第一章一直帅一直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三月里一个阳光并不温暖的春天,大概也是一个春风荡漾到不行的下午。

    时间:2019年4月2日。

    地点:温海市、明德路,阳光小学门口。

    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半边天。

    尚乘愣了足足一分钟,方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打在儿子尚小蛮的屁股上,叫骂道:小兔崽子,胡说什么呢,男人三十而立,你老爸我正是如花般的年龄,命比天硬。

    没什么,只要你还活着就好,尚小蛮擦了擦止不住的眼泪,郑重的说道:老爸,你放心,这一世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一定不会,一定。

    儿子的语气特别坚决,表情也是信誓旦旦,然而尚乘没有一丝感动,反而还有种想笑的冲动。

    也没发烧啊,他将手放在儿子的额头,喃喃自语。

    老爸,我没事,真的没事,尚小蛮摇摇头,说道:我们回家吧,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在尚小蛮心中,一直藏着一个秘密,其实他是从灵气复苏后三千年的时代重生回来的。

    那时候他已经是人类中仅存的几名大帝强者之一,可谓位高权重。

    然而,如果非要追溯过往一生,让他最遗憾的大概还是自己的父亲。

    那个一把屎一把尿,既当爹又当妈将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大的男人。

    他还没能过上几天好日子,就在天地大变,灵气复苏的浪潮中去了极乐世界。

    这一世,上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不在乎是否能达到前世那般高的位置。

    这一世,他只想好好守护身边一切值得珍惜的人。

    尚乘将儿子的书包背在身后,大手牵着儿子的小手,问道:小蛮啊,你想吃什么,老爸给你做。

    说到做饭,这大概是尚乘唯一可以自豪的特长了。

    年轻的时候,他曾是温海美术学院的学生,铁板板的211大学,那时候常常梦想着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

    就像梵高、达芬奇一样的伟人,能流传千古,流芳百世。

    然而画家终归有一个很大的弊端,一个画家在活着的时候,不管他的画造诣有多高,价值始终有限。

    但当画家去世后,他的画成了绝笔,画作就会在瞬间价值暴涨千倍,甚至成为无价之宝。

    毕业后,经历几番工作的曲折,尚乘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一句俗话。

    要想抓住一个女人的心,必须先抓住她的胃。

    然后他一头扑进了厨师这个深似海的职业,这一干就是七八年。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人生大概也就在这种锅碗瓢盆的生活中度过了。

    可惜前段时间,饭店的厨师长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

    最近新招来的厨师长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帮子他们那一班的厨师。

    然后自己这帮前任的厨师自然成了他的眼中钉,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终于,在对方又一次的挑事中,尚乘爆发了。

    记忆中,那是一个油烟机尚在嗡嗡响的下午,耳边正响起门口服务员欢迎光临的问候声。

    他将准备做酸菜鱼的食材朝案板上一甩,那条可怜的草鱼在空中华丽的摇摆几个舞步。

    然后闷声掉在地上,估计心里还在呐喊着:我虽然是条鱼,但也是有人格的,要杀要剐给个痛快,不至于这么折磨鱼吧。

    尚乘脱掉厨师服,对着那个肥胖的厨师长大吼了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他大吼了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江湖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