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是大帝:第十八章你摸了人家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这一世,修炼虽然同样重要,但在休息之余,尚小蛮决定要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童年岁月。

    跑车选什么好一点呢?兰博基尼还是法拉利?或者布加迪威龙尚小蛮表示很纠结,兴高采烈的跟着父亲去往买车的地方。

    白家镇,二手三轮车交易市场,尚小蛮在风中凌乱着。

    老爸,这就是你说的特别拉风的车尚小蛮迟疑的问道。

    怎么,不拉风吗?尚乘看着面前的三轮车,心里美滋滋的,以后咱也是有车的人了。

    拉风开着三轮车,风似乎的确很大,尚小蛮呆呆的点点头,一瞬间的跑车梦都破碎了。

    尚乘来白家镇的时候,是坐着刘傅家的摩托车和刘傅一起来的。

    听说这二手三轮车市场的老板是刘傅二舅家隔壁小姑的弟弟的大舅的儿子开的,反正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

    最终看在刘傅的薄面上,那老板给便宜了五十块钱。

    嗯,还真是薄面啊!

    本身就是二手车了,价格已经很低了,要是还便宜,估计那老板也就赚不了多少钱了。

    骑着三轮车,儿子就坐在后面的车厢里面,刘傅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

    几人刚刚转过白家镇的十字路口,便看见左边的马路上,一个特别高大的胖子大喊大叫着跑了过来。

    那胖子看见尚乘几人,连忙大喊道:尚乘大兄弟,快救命啊,帮帮忙。

    尚乘本来不想理会的,但听见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知道应该是认识的人,他才停下三轮车,定眼一看。

    你是徐庆?尚乘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胖子正是之前在回白家镇的大巴车上,和尚乘一起帮忙制服绿衣女子的那个人。

    当时还有一个农民工,好像叫武光宗,三人之前互留了电话,但也基本上没联系。

    徐庆肥胖的身子特别敏捷的跳上三轮车车厢,然后大喊道:快开车啊,它要追上来了

    尚乘将车开起来,疑惑的问道:谁在追你啊?

    话音刚落,只听见一声类似羊叫的咩声从后方响起。

    尚乘转头便看见,在不远处的转弯的地方,一只与众不同的羊朝众人冲了过来。

    这只羊全身的羊毛颜色有点类似于石块的那种褐色,头上的犄角则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它的体型和普通羊差不多,但速度却极快,哪怕尚乘将三轮车马力开到全速,也甩不掉对方。

    就在白家镇这条柏油路上,前面的三轮车在疯狂跑,后面一只怪异的羊在奋力的追,将差距一点点缩小,两者之间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

    这是什么玩意尚乘大惊,看着那只羊来势汹汹,手上的油门又加大了些。

    我也不知道啊,徐庆一屁股瘫在车厢上,大口的喘着气。

    我们家从我爸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大量的养羊,白家镇这附近的人一般喝羊奶都是从我家定的,徐庆开始解释道:今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去羊圈的母羊身上挤羊奶,然后这只公羊当时就发疯了,直接跑过来撞我。

    幸亏我当时反应快,躲避的及时,它那两个散发着淡金光的犄角直接将我们家的墙壁撞烂,砖头在它跟前就跟豆腐一样软。

    你怎么挤的羊奶?尚乘问道。

    当然是抓住羊的奶,然后开始挤啊!徐庆不明所以的回道。

    那就对了,你摸了人家老婆的奶,人家不跟你急才怪,尚乘解释道。

    反正我总觉得最近这怪事多,徐庆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道:你看网上那些事件了吧,最近好多人都遇到这些怪异的事了。

    咱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把这只羊摆平吧,尚乘回道,三轮车的马力已经开到最大了,但对方的速度却好像越来越快,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徐庆急忙问道。

    好办法就是,这只羊追的人是你,跟我没有关系,你现在跳下车接受对方的审判吧,尚乘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说道:毕竟你摸了人家老婆的胸,男人就要勇于承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