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是大帝:无标题章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在南边靠近铁门的地方,盖建了一座小房子,平时吴能就住在这个小房间内。

    铁门的拐角处,放着许多农用的工具。

    这只猪顺手从其中拿了一个九齿钉耙,便缓缓朝吴能睡觉的房间走去。

    房间内一片漆黑,此时吴能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那些被他杀死的猪都变成了厉鬼来找他索命。

    吴能从噩梦中惊醒,脑袋上全是冷汗,他看了看四周漆黑的房间,才明白只是一个梦。

    虚惊一场,他将床头的灯打开,准备倒点热水喝压压惊。

    淡白色的节能灯打开,明亮灯光下,一只手握钉耙的猪正站在床边,嘴角挂起一抹畅快的笑容。

    吴能来不及惊叫,便看见那钉耙在眼前放大。

    灯光倒影下,好像有西瓜被爆开一般,鲜血溅射在墙上。

    那只猪将吴能的尸体拉到外面,从窗户旁拿起一把杀猪刀,开始解剖起来。

    过了许久,只见吴能的尸体已经血肉模糊,他的尸体表面那一层人皮被彻底剥落下来。

    这只猪将人皮覆盖在自己身上,然后只看见它周身一阵红色光芒闪烁。

    人皮与猪彻底合为一体,那只猪则变成了吴能的模样,不管是长相还是体型,简直一模一样。

    既然你叫吴能,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我叫猪吴能,猪吴能咧嘴一笑,它的声音有些粗犷,喉咙发声好像有些嘶哑。

    似乎是第一次说话,有些不习惯。

    猪吴能连夜在养猪场的后面挖了一个大坑,将血肉模糊的尸体掩埋了下去。

    然后他拿着那把杀猪刀,一步步朝东边厂区的猪圈走去。

    每一个厂区都养着百余头猪,四十多个猪圈,每个猪圈基本都有两头猪。

    猪吴能走到最中间的猪圈前面,这猪圈里面只生活了一只大白猪。

    这只猪的体型也是整个厂区内最大的一个。

    猪吴能打开铁门,走进猪圈内,将正在熟睡的大白猪一脚踢醒。

    大白猪被惊醒,哼哼了两声,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好久不见,猪吴能开口说道。

    大白猪一脸懵逼的看着猪吴能。

    以前我们生活在一个猪圈,你经常欺负我,仗着自己体格庞大,动不动就抢我猪食,甚至还强行要和我交配,猪吴能说到这里,已经有些泪目,随即亮起手中的杀猪刀,嘴角挂着招牌的残忍笑容。

    想不到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大白猪看着猪吴能一步步走向自己,手中的大刀似乎已经饥渴难耐。

    它庞大的身躯不住的像后退去,嘴里急忙哼哼着解释起来。

    兄弟,虽然我以前确实做过不少对不起你的事,但起码我们也是一起交配过的。

    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该不会要赶尽杀绝吧!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那一夜,养猪场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这家养猪场在整个白家镇都是规模最大的,吴能用了三年时间,就将当年投资的一百万给赚了回来。

    正当他畅想美好未来,准备踏上人生巅峰的时候。

    半年前,突然一场猪瘟席卷整个华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