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女帝:天下第一盛宠:第584章 高高在上的背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哼,天下的事,哪有密不透风的,只要有人想要知道,怎么可能弄不到。宁笙歌说的分外的有底气。

    容与再次踟蹰一会儿,道:有些人,还是不要打听的好,毕竟,那人我们谁也无力抗衡。

    宁笙歌不信,自然是不信至极的。

    他轻嗤一声,继续挑明的说道:容庶人对你好吗?你这样死心塌地?若问她给予了你什么珍贵至极的东西,除了她生了你,还有什么?

    生养之恩无以为报的。

    那你这么报答她,是否有些太过委屈自己?

    宁前辈,你这样说,是不是连娘亲都没有?容与不知何时,忽然的从步辇之中瞬移了出来,用他那几乎是瞎子标志性的无神的眼睛,死死的,空洞的盯着他不放。

    宁笙歌被一个小辈教导两句,神色出奇的,毫无怒气。

    他一点也不为自己的挑拨离间失败而感到失望,毕竟有些东西,没有人挑明,那些人就喜欢沉睡在虚幻的梦乡。

    容与的神情显然是已经真的怒了,宁笙歌却毫不在乎。

    他四处走了走,道:一辈子受制于人,有多愚蠢的想法,要我说啊!与其这样,不如回去,找到那个迫害你的罪魁祸首,从而,了结了。

    呵呵,你在忽悠我弑父?

    那又有什么?

    可轩辕意,算得上你的父亲吗?

    宁笙歌此言,可谓是灵魂慰问了。

    百国之下,有权有势,有能力,有魄力的人,只要有心想查询,皆能查到,永昭太子殿下此人,简直就是悲哀两字构成的。

    世人艳羡他天赋天下第一,可世人不知的是,即便是一个乞丐,那高高在上的永昭太子,都艳羡他,自由的似永无止境。

    总而言之,他亦是一个极其可怜的人,这可怜,都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手构成的。

    容与从方才的言辞踟蹰,到现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不过那么一小会儿。

    其他人皆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能够这么揉捏那一代绝世天才的内心。

    宁笙歌见容与不回话,缓缓的又道:你在此拼死拼活的为他打江山,他在后,舒舒服服的享受生活,你甘心吗?

    容与刚刚开口,一道血光便从他的空洞的眼睛里一闪而逝,就是这道血光,瞬间把他唤了回来。

    容与动摇不已的心神归位,当即便是退后数十米,这是什么蛊惑人心之法,简直就是哪里是痛脚,朝哪里戳!

    永昭的太子殿下,你是否还记得上一次见吾,是何时?

    宁笙歌这样问着容与,容与似乎是回想了一下,随即,安然的答道:你是以何种身份,同我这样说?

    一个普通的人。

    那好,不久,也就是进入你们圣权的那一年。

    此言出,众人心里皆有点数了,他承认了,承认了自己原本极其不愿意承认的身份,永昭的太子殿下。

    宁笙歌眸子弯了弯,继而又道:我记得那时你的双眼,还能视物。

    这一句话说出,各方势力,自觉的全部闭上了嘴,这不是故意找抽吗!

    然而,众人心想的容与暴跳如雷,没有发生,他只是自然而然的抚了一下额角,道:为什么,总有一些人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好了,众人还是听出来了,他即便不曾把生气表现出来,但他还是生气了。

    这厢,宁笙歌装作听不懂的继续讨人嫌,永昭太子,难道你的双眼失明,自己都不曾预料到吗?

    预料?本宫若是说你,接下来会断一只腿,你可能预料到?

    容与端坐了起来,似乎在吓唬,又似在述说,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