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艺天王:第三百四十五节 颠倒的世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完全没有看出来哪里有大师的感觉倒是铜鹿还好一点,这件作品,让我觉得难以多看一眼。

    同样不觉得这是大师作品,我也无法正视它。

    这是东瀛国游客的言论。

    都是说秦淮名不副实。

    构型晦涩,昏暗,完全不明朗,而且构造的作品,神神叨叨,宛如精神病。

    连国内的粉丝都一脸懵。

    他们从视频中看到宛如污血结痂般的色泽,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画面,完全不像秦淮小哥哥的作品。

    秦淮小哥哥可以梦幻如传统技艺小镇。

    也能朝阳的一缕璀璨洒在军队身上。

    更能玩转阴阳太极图的动态哲学意境。

    可是如此晦涩的作品,还是第一次。

    难道是意有所指?

    但他们绞尽脑汁,也没从这些颠倒荒诞的怪物身上,看出什么。

    许许多多的粉丝,前来征求秦淮的解释。

    秦淮本来不想解释。

    但这件作品的创作背景,灵感来源,艺术风格,其实都没有直白挑明,而是压抑压抑,再压抑。

    就像九百六十万土地上,长眠不醒,无法再发声的冤魂。

    秦淮决定说两句。

    心之所至,情之所动,手不能止,每一滴溅起的血红熔浆,每一朵喷涌而起的火光,都让秦淮脑回到那个山海破碎的时代。

    三千五百万死者,在这一段时期,长眠在这片土地。

    他们有的尚在怀孕,他们有的还在母亲的肚子里,他们有的垂垂老矣,本想颐养天年。

    天上飞的是轰炸机,地上冲过来的是惨无人道的刽子手。

    你们一直试图扭曲历史,那么我就提醒你们。

    这是秦淮身为中国人,身为艺术家,不容推卸的责任。

    他要用一件、两件、三件的作品,告诉全世界真实的历史无法被扭曲。

    炙热的水雾缭绕着秦淮,那是眼泪掉落熔浆中,雾化而成。

    秦淮第一次在创作时泪流满面。

    一颗一颗的泪珠打在熔浆上,与秦淮一起参与创作。

    铜液戛然而止,容器中的滚红已经见底了。

    秦淮转身拿起另一个盛具,一鼓作气的创作者。

    半个小时的浇筑,桌上的模具,已经铺满了红色岩浆,鲜红死血。

    往源头看,能看到斑驳陆离的泪痕,随着熔浆缓缓的,还有一份咬牙切齿淤积的情绪。

    屈辱的情绪没有爆发。

    可却比爆发更动人心魄。

    只有雾气缭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